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-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!

雨枫轩

文明与野蛮

时间:2019-09-24来源:网友提供 作者:罗伯特·路威 点击:
文明与野蛮
 
文 化
 
  倘若你看见谁向人吐唾沫,你一定会以为他不喜欢那个人。对的,在法国确实如此,可是对东非的查加兰黑人来说,你就猜错了。在他们那儿,吐唾沫是非常重要的一种祝福方式,新生的孩子、生病的人,全要法师来吐四口唾沫。换句话说,用唾沫来表示厌恶,并不是人类的“天性”。
 
  喀麦隆判威族黑人对儿子的训诲是:“听你爸爸的话,因为你长大成人时,爸爸会为你出钱买个女子……待你姐姐好些,她骂你,你别回骂,更不要打她,因为她嫁人时可以得一笔钱,你娶媳妇要靠这笔钱。倘若你打她,她也许会去寻死,你就得不到钱,也娶不到媳妇,人家都瞧不起你。”
 
居 住
 
  “地理解说论”是对人类天性的误解。照他们的意思,把人放在任何环境里,他自然会抓住那里面所有的机会,让自己过得舒服。事实恰恰相反,甚至在衣服、住宅这些事情上,人类也不总是这样讲理。南美洲极南的地方6月也飞雪,在1769年一个夏天的晚上,科克船长的两个部下被冻死在那儿。冬天树林积雪,旷野里到处都是大片的冰。然而居住在那儿的佛伊哥人到现在还没发明衣服,男男女女都赤身裸体,至多也只披上一件齐腰长的海豹皮或水獭皮。说来也奇怪,住在北边的部落只有寒碜得不成样的帐幕,极南的部落却住着暖和的地下室,不知道地理学怎么解释这些事。
 
  1302年,伦敦市民多玛巴特盖房子不守规定,依旧用草不用瓦,被人在市长面前告发。他说,倘若因为他的草屋闹出火灾来,烧多少家他赔多少家。那位市长和市议会真是幼稚,居然相信了他的话。1496年,丹麦国王命令维堡居民用瓦换掉屋顶的草,维堡人嗤之以鼻,等到1569年维堡城化为灰烬后,他们依旧兴高采烈地重新造草屋。“费了350年的工夫、13位国王的政治权威,才把草屋顶从丹麦城市里赶了出去。”然而偏有人相信人类有进步的天性,并且相信北欧人的这种天性最强。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用户名: 验证码: 点击我更换图片
彩票微信投注群 pk10高手微信交流群 正规彩票微信群 微信彩票讨论群 彩票微信红包群二维码大全 pk10高手微信交流群 微信彩票交流群二维码 彩票微信红包群二维码大全 微信彩票投注群 微信彩票红包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