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-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!

雨枫轩

所有人横穿马路,我要不要寻找天桥

时间:2015-06-26来源:网友提供 作者:杨时旸 点击:
所有人横穿马路,我要不要寻找天桥

  大约三五年前吧,我在心里给自己定了一个的规矩:不再闯红灯。尤其作为一个行人时,必须遵守这一条。
  
  从那开始,无论高峰时段,还是夜间根本无人无车的路口,我一概看着红绿灯决定自己是走还是停。如果这条马路有过街天桥,无论是否让我更绕远,我都会通过天桥或者地下通道过马路。说真的,有时候,我们的城市规划奇葩到难以描述的地步,所以,我会给自己找很多麻烦。自己一个人走路的时候还好,如果一群朋友在一起过马路,就会遇到一个尴尬的问题,几乎所有人都无视交通灯,他们以猛士的勇气和超出灵长类动物的灵活性,从各种车辆中间迂回穿插,像世界足球先生闯入对方禁区一样,在一辆辆飞奔的车前闪转腾挪,然后,在喇叭和谩骂声中扬长而去。有时候,我在一旁看着,觉得他们就像小时候玩游戏机时,那些在满屏子弹间左右躲闪的小人儿。在险象环生的成功抵达马路对面之后,他们的脸上有时会挂着一种努力隐忍着的微微炫耀的满足,但大多数时候,他们面无表情,似乎,过马路本就该如此。
  
  偶尔,我会随口劝劝随行的人,但基本上不太管用,更尴尬的是,反而,我会被看作是拉后腿的一个。每通过一个路口,我都会落下一截,我跟在后面,讪讪地有些羞愧。在他们看来,我的行为有些“装外宾”。完全是用一种欧盟标准在中国落地,效果堪忧。
  
  遇到这种情况,我就笑笑,不说话,不争论,因为这基本上算是价值观冲突,属于那种根本无法靠争论解决的问题。我只能依然等红灯,依然找天桥。无非就是其他人都到了饭馆,我五分钟之后再落座,又能吃什么亏呢?
  
  我之所以这样决定,绝不是想做精神文明小标兵,也不是因为小时候的“五讲四美三热爱”突然在体内爆发。我只是在想了很久之后,决定,我不能成为一个连我自己都厌恶的人。所以,我决定尽量维护自己作为一个人的体面和尊严。不是那种大而化之的、恢弘的尊严,而是每个举止,我都会想想,一个真正有教养的人应该是怎样做的。
  
  有时,周围的环境会影响你,当破坏规则成为常态,遵守规则就会显得矫情。但我决定,即使这种做法显得迂腐,我也愿意付出被一些人偷偷讪笑的代价。因为,在我自己心里,我能感受到尊严。这种自我内心的正向反馈,让我感觉很舒服。没有别的,只为这个。
  
  规则是一回事,中国式规则通常是另一回事。按照交通灯的指示过马路,乘地铁时先下后上,买东西按序排队……作为一个人,这些其实都是最基本的规矩与教养,但似乎很多中国人通常无法做到。不知道有多少次,当电梯门打开,我往外走的时候,永远有一群人像是被怪兽追逐一样涌向电梯,我每次都想,他们为什么就不懂得先下后上呢?里面的人没下来,你又怎么可能上得去呢?有几次,我故意摆出微笑的表情,用最平和的语气,问他们这是为什么。他们给我的回答,通常是发自肺腑不屑地撇我一眼,或者恶狠狠瞪我,问我,“怎么了?”在他们看来,我是没事找事的那一个。在垃圾场里,仍然要穿着干净的衬衫,注定会显得可笑。可我们不能因为从众的压力就把自己也涂抹成和垃圾一样的保护色。
  
  有人说,中国人不排队、闯红灯是“逃难心态”。这判断确实非常精准。在经历了太多苦难的教化,见证了太多特权的攫取之后,这些人开始了人类史上一次无法看见具象的退化,廉耻心成为了他们精神世界中的阑尾,一个累赘。文明与教养,在他们看来,无非都是装逼的首饰,不具备实用价值。甚至,会成为他们获得利益的羁绊。
  
  人的发育分为两种,一种是生理发育,一种是精神发育。后者的“第二性征”就是我们所说的文明与教养。但很多人因为逼仄的现实,根本没有完成精神发育。他们困在了孩童式的只顾自我的世界中。他们有着成年人的身体,却像孩子一样,在公共场合大喊大叫、横冲直撞,无视所有规则。
  
  这些人,终其一生都在为了争夺多一点点实际的利益拼尽全力,由于缺乏其他的方法,无赖成了他们唯一的武器。他们要尽力把自己变得刀枪不入,蔑视一切象征着文明的规则,因为在他们目之所及,永远都是守规矩的老实人受到伤害,那些规则的逾越者功成名就。所以,在他们简单粗暴的逻辑线条中,推理出了遵守规则=吃亏。那么,破坏规则就成为了他们潜意识里的生存法则,成为了某种程度上自认为谋取了一点特权的卑微幻想。换句话说,他们不想成为守规矩的傻逼。
  
  当我理解了这一切,就释然了很多。虽然,我看到那些毫无愧意地跨越护栏,随意插队,永远横冲直撞的人们,仍然会感到厌恶。但我明白他们这些行为的心理根源,我也就清楚,自己为什么一定要遵守规则,不能变得和他们一样。
  
  世界是在进步的,我们不能粗暴地否认这一点。因为现实原因,中国有一代人都被毁掉了。他们在本该接受教育的年纪发现学校因为运动而关闭了;在应该被家庭给予教养的时候,父母被送进了牛棚;在应该通过工作获得正常社交和社会规训的时候,经济模式彻底颠覆了,他们在市场经济中下岗了,这一代人几乎就没经历过正常的生活。这群人以及他们价值观教育出的下一代如今就在我们身边生活着,我们无法改变他们。但我们得知道,我们的成长环境与他们不同。我们毕竟有了更正常生活的可能性,所以,我们应该比他们更能拥有健全的人格。当你暂时无力改变那些人的状态,我们能做的就是别成为他们中的一员。一旦你也自我放弃,用和他们一样的、蔑视规则的方式去和他们争抢,那群人中就又多了一个,你就成了连自己都厌恶的人。
  
  人,是要生活在一条底线之上的。对于公共秩序和规则的遵守,是人类文明得以维系的基本契约。不能因为周围存在“恶质的大多数”,就放任自己成为恶质的一部分。不要故意使自己成为一个毫无底线的人,好像一旦成为无赖就无坚不摧。但实际上,你成为无赖,你就放弃了人身上所有美好的成分,成为了恶质的残渣。如果按照那些跨越护栏的人的逻辑推断,随地大小便比寻找厕所方便得多。但我们能那样去做吗?因为人本身的尊严感在制约我们。
顶一下
(1)
10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用户名: 验证码: 点击我更换图片
微信彩票讨论群 微信彩票注册群 彩票计划微信群 正规彩票微信群 彩票QQ群 彩票微信群大全 彩票QQ群 pk10高手微信交流群 高手彩票微信交流群 彩票微信投注群